• Jul 21 Fri 2006 19:00
  • 酷捏

第二梯
營隊活動都和第一梯差不多
除了小活動們的大進步
本部裡的位置和人群有些小改變
學妹不一樣
其他大致都差不多
累還是累
吃還是吃
但多了些委屈 淚水 還有驚喜

自認為最善解人意的黃小芝竟被人說欺負別人
該死的教案
天南地北不同的個性
一群愛說話的小孩
無可奈何...
真的

很抱歉
喬伈姊姊 芝羽姊姊
我並沒有做到這一梯的中心主旨
"快樂活潑有朝氣的笑笑笑"
而現在的心情
更不敢想要帶高中營的事
因為我退卻了
無非成績
而是一種心情

常常
營隊裡的夜晚大約一點半
剛剛開完課務會
解決完發包,驗收,聊八卦
拖著疲累的身體
逼著自己去洗澡
打起精神寫教案,小卡,隔日細流
忽然看著一包臭衣服放在床上
放下手邊所有的事
馬上潛入對面寢室偷某人的洗衣精
開始不符合人體工學的洗衣大業
這是一份特殊的使命
一個會來帶營隊的重要理由
晾完衣服
時間已經進入了兩點半
一堆事情擱置
姊姊們的催促
催活動紀錄,催小卡,催教案,催驗收,催睡覺...
漲著腦袋
隱形眼鏡陪伴我進入第二個24H
"姊姊們,起床囉!"
睡死兩個鐘頭後模糊的開始了營隊裡新的一天
"姊姊要笑!!:)"
"喔...
小小姑娘清早起床提著花籃上市場
穿過大街越過小巷
賣笑賣笑真夠瞎"
於是
我們又開始再追逐自己的舞台

還要再帶第三梯嗎?
今天忽然這樣問自己
我的目的是什麼?
我有勇氣嗎?
這一切的不確定又算什麼?
告訴我忠心的垃圾桶關於自己的孤獨和不安
還有那些許多聽到就想吐和不開心的事
真的好想要單純一點
純真一點
我想要忘記這噁心的一切
忘掉被欺騙 被利用 被傷害的種種
黃小芝已經忘了怎麼去愛人與被愛了

好想找個人聊聊
無奈翻遍了電話簿也找不到一個適合人選
找JERRY好了!他只會問我你是不是要剪頭髮
找BUS好了!對不起,這是語音無法對談
找姊姊好了!SORRY,新加坡收不到訊號
還有一個人
可是無論怎麼CALL怎麼傳簡訊
不回應就是不回應
成績的落點目前看來是比心中的落點明確
這算什麼??
我不知道
只是心中不停浮現陳明鈴說的那句話
它成真了
不是嗎?
望著那一袋終於合身的禮物
我居然不知道該怎麼把它送給它的專屬收件人


我不是小叮鈴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eigo7729 的頭像
weigo7729

葛肥芝的瘋癲生活 || Grace's lunatic Life

weigo772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